免費義診 albert7452@gmail.com
關於作物生長過程為一是非黑白的科學事件,所有結果都有導因。錯誤的資訊將誤導改善對策,未對症處理等同於浪費時間與資源。 為了讓更多有心的農友能體認農業操作中,依據科學的重要性,及全營養作物的美味,我們提供免費的線上或田間義診。程序上為先行於網路上討論與診斷,後續始為視狀況田間到診。 我們沒有國家的豐富資源與優渥薪酬,而且資源嚴重匱乏,因此,我們保有是否能實際田間到診的免責權利。田間義務到診也將視我們的行程而排定。
請記得給我們足夠的資訊,諸如品種、土壤或介質、所在鄉鎮、栽種時間、遠近微觀照片、病症、用肥量、用肥方法、肥料種類(N-P2O5-K2O)…等將更有助益於狀況的掌握。太過於簡要的大範圍問題恕不回應,非誠勿進。 我們竭誠歡迎您的光臨與指教。有案例就留到上述e-mail吧。

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

關於柑橘“退酸增甜劑”這件事





橘子紅了的季節,大家也再度重溫了這個議題。
到底柑橘「退酸增甜」這件事該不該擔心?這問題先不談答案,請大家耐心看完小弟的見解,答案自然浮現。

傳播種子的酸甜策略

人類的味蕾自有其天生喜好,曾有對初生嬰兒味覺的研究發現,嬰兒喜歡甜、甘、一點點點鹹味;不喜歡苦、酸。
研究者推論這應是持續演化下的人體直覺反應。觀察在我們身邊的食物,確實可見甜代表快速吸收的熱量,甘代表可快速利用的氨基酸,鹹代表礦物質。苦意味著植物鹼或不成熟,酸也代表不成熟或腐敗。
所以,註定了,我們天生的DNA就要我們有所好惡。
所以大家不喜歡柑橘果實酸,喜歡柑橘甜是理所當然的事。我相信出門採集果實的鳥獸應也有這樣的好惡。
都談動物的需求,我們也來看看柑橘的觀點。(當然,這是前人研究,也是人類的觀察,肯定沒人採訪柑橘的心聲。)
柑橘沒手腳旅行,傳播種子必然會有些策略。酸與甜正是其心機的展現。

柑橘為什麼會酸?

那肯定是成熟度不足,成熟度這三個字,表面是果實成熟度不足,實質是種子成熟度不足。柑橘其實想藉甜美果實誘引採集者,前來採果,大啖一口果肉,滿足地噴射種子。葉片養分回流到種子時間不足前,這個果實還不能離開母樹,她們不想在種子未成熟之前被哪個莽撞的笨蛋摘果壞了好事。這時柑橘會為果皮塗上低調黯淡的塗裝,這時果肉還會很酸,甚至澀。這與甜柿未熟前的苦澀味,心機同出一轍。

那柑橘為什麼會甜?

種子成熟度夠了,柑橘母樹會開始升高果肉的甜度與風味,為果實換上亮麗紅艷新裝,並釋放果香。這時是詔告天下,果實熟了,快來採果,順便幫她們傳播種子。
柑橘的甜味是感謝種子傳播者的禮物特質與柑橘母樹的心機,試想,今年吃完橘子拉肚子或吃到讓傳播者很不開心的果實,明年還會有誰想幫她們傳播種子?所以,母樹會竭盡能力把禮物準備到最好的狀況,但這會耗去很多庫存的有機養分,排擠許多其他常態運作的資源,諸如:抵禦逆境、抵禦病蟲害、貯藏、維持、生長等功能也會受影響,其實是代價高昂的事。
還好,健康的果樹能把資源做到最良好的調度。但有愚蠢人為介入影響時,那就另當別論了。

那柑橘為什麼不夠甜?

甜味肯定不是從肥料來(肥料倉沒見過螞蟻搬肥),甜味是從葉片行光合作用而來。在我所見的田間經驗中,果實甜味不足常導因於提升甜味的有機養分不足分配、果實太多、光合作用條件不足、樹體衰弱、成熟期氮肥攝入過量、日夜問差大、土壤逆境(酸化、根系淺、通氣排水不良)、病理因素、種子養分輸入時間不足….

聰明又愚蠢的人類

果樹的生存策略中,傳宗接代是重要目標,因此,善用並靈活調度資源以生產種子是她們窮盡一生的職責。人類了解她們的天生職責,所以會有人在種子近成熟期,給母樹一點壓力、給一點逆境。柑橘母樹感受逆境與壓力,為了把握有限時間及有限資源,會努力地把有機養分迅速灌入果實與種子,免得這蓋了八成高的大樓被毀了。
這般的迅速調度,滿足了管理者的需求,果樹原本的生產與調度也被擾亂了。這樣的擾亂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彌補與修正,且傷害頗大,作物受害物或外源因素傷害風險驟升,管理者若未適時幫助,柑橘母樹必然走向凋零,甚至死亡。
理解這樣的原理之後,大家應可想像,過去有人使用特定A催甜劑(以下以A代稱,因這類物質市場上還有同型替代物,我們不明示,以免又有人自作聰明),快速製造柑橘的逆境,讓果實迅速甜美。後來發現A會對人體有害,農友更發現對柑橘樹傷害很大,聰明的農友應不會想繼續使用。
現在也有提高果實甜度的方法,相對較溫和,也對消費者沒啥影響。有人以提高磷鉀方式來抑制過多的氮攝取、有人以鈣硼、有人以限水、有人以….。目前許多標榜後期提升果實甜度的肥料產品應是不含A成分。

該反省了!

無論如何,以上都是展現人類想讓果實甜,想獲取更多市場利益的單向直線思考。久而久之,土壤改變了、樹的生存與資源調度方式也改變了。
所以,我一直努力推動B.C.S.,單純回復土壤與作物常態的簡單古早味桶柑就可以驚動大家。
我們是不是該檢討過去習以為常,倒非為是的思維?有人在意勞工權益,有人會談動物福祉,事實上,很少人在意與我們永續健康與食安息息相關的作物福祉議題。
話說回來,到底柑橘退酸增甜這件事該不該擔心?建議大家不要在這裡找答案,大家要對自己的食物負責,應該下田去找農夫,走走看看,增進自己的食農常識。找到您信任的農人,看看他的果樹是不是健康?樹皮是不是光亮?味道是不是您喜歡的?過去有害人體與果樹的A,是被摒棄了,取而代之的 A,雖對人體無害,但也須被我們關注與正視。

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

天生地養咸豐草的通天本領


 
 

 

 
我們總是只在意作物身上那些眼睛看得到的位置,更在意眼前的豐碩果實,這不是壞事。但還是有其他更多需要關心的事。因為那些看不到的,常是那些看得到的根基。
今天我們來向咸豐草學習。
書上有寫,咸豐草可以佔有貧瘠土地的環境優勢,別人長不好,她們卻很少有適應不良的問題。

這種剽悍的恰查某其實不只在貧瘠土地可占優勢,過量施肥的田間也常見其蹤跡。
嚴格說來,應該是在我們生活中,她們比多數的植物還有略奪資源,佔有空間的本領。
但您知道,她們憑什麼有此通天本領?
所有植物都是貪婪的嗜醣者,不怕糖尿病,只想爭取陽光、合成葡萄醣,壯大己身,達成繁衍族群的使命。
一朵成熟咸豐草花應可帶有20~30枚種子,即使能全部發芽,也不可能是所有幼苗都可順利達成使命。期間一定會歷經不少空間、資源爭奪,留下來的都是不簡單的佼佼者。
許多做植物營養研究的先進會選擇乾淨的石英砂耕方法來研究各種主題。石英砂就像玻璃,可把土壤複雜層狀結構與吸附性質的影響降至最低,只是單純地提供作物根系的機械支持。
媽祖娘娘在竹南龍鳳宮附近的海邊幫我們安排了一場咸豐草砂耕試驗,期待能開示更多的有緣人。
 

某年夏天午後,我和兒子在海邊閒逛,看到沙灘上有一株咸豐草,生長在一支告示牌的鐵桿底下。
她長得特別壯碩,葉片厚挺亮韌、枝梗強健,一旁同是咸豐草的同胞卻是一副苦難饑民樣。
下午二點,她完全沒有失水萎凋現象,好似吹著口哨,整痛快地享受日光浴,貪婪地煉醣中。
她憑什麼如此出眾?應不會有人那麼無聊,來沙灘上為這株咸豐草澆水施肥吧!
我們看了半天,當時只能推論以下原因:
1.告示牌下,相對不受路人踐踏。
2.告示牌下,路過公狗會施肥。(外圍確實有幾隻可疑公狗監視著我們無聊父子倆)
3.我注意到告示牌鐵桿應有鍍鋅處理,雨水可能會把其上物質淋洗入土,成為作物部分礦質養分。
4. 告示牌像個集水器,或許可把空氣中的水分凝集向下輸送。
接著,我小心地連根圈砂土慢慢挖出根系,只見根系上沾滿細砂,就像沾滿一層均勻芝麻與花生粉的麻糬,怎麼拍彈敲,都頑強不掉。






拿到顯微鏡下,始見奧秘。原來根系上附有一些菌絲,菌絲應帶有黏性,這些微細砂利得以沾附在根系上,多翻找一下,還可見到許多孢子囊。我雖無設備去做鑑定,但我知道這些菌絲與她的出眾優勢有關,菌絲在咸豐草的根系醣分餵養之下得以存活,菌絲也向外去收集水分與礦質養分,成就咸豐草逢榮茂盛的地上部。
我記得小時候,媽媽會拔取田裡的咸豐草,曬乾後煎煮成青草茶當成我們夏天的茶飲,即使未加黑糖,茶中也會有苦中略帶甘甜的口感。
見過咸豐草的通天本領,媽祖娘娘給我以下啟示。
1.地底下有很多被我們忽視的事與機制,正安靜地運轉中。
2.作物與地下微生物存在脣齒相依關係。作物根系醣分餵養根圈微生物,微生物向外去收集水分與礦質養分,回饋給作物。原來這件事,到處都有。前人研究告訴我們,越是人為影響越少的地方,越是隨處可見。
3.過去我們都說,健康土壤才有健康作物。然而餵養根圈微生物的醣分都來自於健康的植株,我們不能排除健康植株也會促成土壤生物團粒良性發展的可能性。
4.微生物的世界也是弱肉強食,環境資源爭奪的國度。根圈有多量無礙的微生物存在時,因資源與空間排擠或物種間的毒他戰爭,其他微生物入侵機會較少,其中,包含大家所謂的病害微生物,甚至是線蟲。
5.微生物看似能力強大,其實也相當柔弱。我們在田間的許多不當外援投入(殺草劑、殺菌劑、農藥、肥料、蓖麻粕)、極端pH、極端EC、缺氧逆境、作物衰弱、恣意放生(能耐與特性不詳的外源微生物)、缺乏粗纖維有機質等都會讓根圈微生物與作物微妙關係動盪不安。
看不過癮?還有這篇文章可參考。( http://blog.xuite.net/albert7452/twblog/458865202  )
 

 

2018年1月8日 星期一

土壤作物醫生館是在幹什麼的?

 

我們在忙什麼?
土壤作物醫生館成員由技術專家與農友組成,這群傻子正努力走在一條全新的路上,自詡以科學排除田裡的障礙,幫助農友減少農藥與肥料,提升產量與品質、協助農產品特色行銷。

我們不會拿別人頭髮來試火,也不會借農友肉身手足破牆,我們與農友一同用有限的私有資源去進行我們有興趣的議題。

 

我們的決心

越來越多有緣分與福氣的農友持續配合我們的想法,以根本方法去經營田間的生物擾動環境,往作物整合管理的路上持續走去,並獲致了驚人成效。因為田間生產事,是一門整合科學,當我們想要把成果歸因於是什麼因素造成眼前的美味果實,那又是冗長繁複的過程。說清楚,大家都口吐白沫了。

所以,難免有部分見樹不見林的科班專家批我們不夠科學。

過去認知中,偶爾的機會,發現石破天驚的現象,單離出觀察系統的各項變因,提出假說,並設計一連串試驗證明假說的成立,成果若能持續再現且可劃分出各項變因權重就可被稱為科學。以上是我們常態對科學的認知。

土壤作物醫生館的研究議題都是整合性的長期計劃,且各案狀況都不相同,過去申請計畫很不吃香,審委不一定有空或有能力了解,也擔心計畫的KPI無法達成,計畫經費很難過關,即使無經費相助,我們還是與夥伴們努力做著我們認為正確的事。
 

 

什麼是生物擾動?

生物擾動對環境有著深遠的影響,可視為動植物對土壤和生活環境的重新塑造過程。生物擾動是生物多樣性的主要驅動力,各生物在系統內有一棲位,彼此間存在複雜的往來關係,成就複雜的食物網上,讓資源與能量得以永續循環或轉移。

以農地空間而言,需考量土壤上、土壤下、作物身上的空間環境,除了作物、土壤、其中生物、害物的相互關係,更不能忽略人類在其中的影響。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過分簡化的關係式


絕大多數的人,總以為只要停止破壞行為,土壤自然會恢復原來的健康狀態,這是大錯特錯的想法。
事實上這樣的簡化關係式,害慘了很多人,也讓我們無法擺脫食物安全的問題,讓我們的安全農業很表面化。若不正視這個問題,農委會想在十年內把農藥減半,肯定是需要天降奇蹟。
以長遠幾億年的地球歲月來看,輕微的可逆污染或損害,或許可在幾百年內慢慢自淨修復。但任何一個農民在田地裡有力氣可耕作的時間只有幾十年,真靠農事生產養家活口的人,應該沒有人可以耐心等待漫長的自淨復育時間, 更何況有些問題是無法藉自淨復育來改善的。
表面有機擁護者的看法裡,在農地中,所謂的破壞行為,施用化學肥料與農藥應屬頭號罪行。
但是,在農地中,停止使用化學肥料、農藥與改善土壤健康,沒有直接相關。
以下為敝人對健康農地土壤的定義
一、土地可生產無害健康的農作物( 重金屬、農藥、污染物質都在危害濃度以下)
二、生產的農產品具有良好的市場價值而且批次間差異不大
三、土地可以永續使用與栽培健康作物,無愧於子孫。
作物健康與土壤狀況息息相關,而且每塊田地存在各自不一樣的限制因子。確實有不少限制因子與濫用化學肥料和農藥有關,但也有不少限制因子與化學肥料和農藥沒有關係。嚴格說來,應該與管理者的作為相關性最高。
所以不要再天真地期待停止施用化學肥料或農藥,土壤自然會健康,重點在於是否以科學的角度去修正土壤中的限制因子。

這篇文章(http://blog.xuite.net/albert7452/twblog/548319985  )內的兩個案例就是最好的說明。當田間土壤持續存在限制因子,且未被解除,作物持續生長不良,又怕運氣不好被檢出農藥,只能傻傻地持續使用儀器不認識的各種資材。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杯子裡的番茄




這篇文章沒有任何不敬與挑釁目的,只希望有緣人看到,不要再跳坑受害。

 

您會把番茄種在杯子裡嗎?若是,番茄會發生什麼事?
案主是位新手青農,花費了大筆資本,種了番茄,但一直不是很順利。
到現場後我看到:
 
 
 
 
~~一整片的抑草蓆,番茄是種在地平面下的植穴內,並以滴灌管線供應肥料與水分。
~~植株失去膨壓而呈現組織軟化。
~~嫁接砧頭與地上部不成比例發展,但都呈弱化。
~~近地際處,不定根開始著生。
~~葉片深綠,但無光采。
因全面積鋪蓋抑草蓆,我想採土,還真沒地方可開挖,只好犧牲一株生長不良株,向下開挖。
我挖出約200立方公分的人工調製培養土介質,繼續向下5公分即見淺色土壤,夾雜大量銹斑。聽說當初整地時還重力滾軸壓實基地才挖洞種植。


我中午倒了一杯水在植穴中,聽說到下午五點還可看到積水。
這是我遇過最無力施展的窘況,面對案主夫婦滿心的期待,我卻甚麼都無法建議。
案主運氣不好,誤信不合適的技術來源,把番茄種在這樣的難為植穴空間。
我只能期待他們能把水與肥料掌握好,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一定要調控到剛剛好。
若真不行,寧願少一些,但隨植株越來越大,越是難為。

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我,愛護消費者與地球,我都是選用天然無毒資材



 
與農友相處的場合,我總會聽到這些聲音。
~~我都選用進口的歐盟驗證資材,每包成本比國產貨貴很多,用起來感覺不錯。
~~這是進口有機質肥料,成果很好。(德文、日文、許多我看不懂的文字)
~~農藥害人害己,所以,我都是選用高成本的無毒資材。
~~廠商說,台灣法規嚴苛,用來申請登記證成本不如回饋給農民朋友。
~~又不能用農藥,病蟲害又曾出不窮,我只好勤用無毒資材。
~~無毒資材那麼貴,農產品售價卻不高。
~~噴施無毒資材,不含農藥成分,不需特別擔心與保護,爽噴全身淋濕也不怕。
…………………………………..

確實還是有很多規矩且真心從事有機生產的農民。而農產品安全不能只看農藥有無檢出,且國內追求的無毒風尚,讓資材市場存在曖昧不明的灰色空間,你、我、子孫未來都深受其害。
大家可思考一下這些問題。
~~所謂無毒資材,是真的無毒?還是儀器不認識?
~~來自天然,就真的無毒嗎?
~~現在未被定義為毒,日後會不會被認定是毒?
~~為什麼大家會擔心有明確標示與風險評估的已登記農藥? 不擔心標示不明,成分不明的無毒物質所帶來風險?
~~施用了一堆沒成效的東西,只為滿足殘毒不檢出。這樣對自己與消費者是好事嗎? 田裡作物的生長限制因子真的解決了嗎?
~~無毒資材的業者不願循正常程序取得資格,是因為驗證成本高昂? 是因為真想分享利潤給農友? 還是因為自己也不知成效如何? 還是隨時想跑路走人?
~~所謂的無毒資材是真的具有肥效、或害物防治效果? 或只是可助安眠、和樂的安慰劑?

文首是一位有機蔬菜農的驕傲,他深信他是有良心的生產者,絕對不施用農藥。我不知他田間狀況如何,是輾轉迂迴取得這張照片,我只知道他是已取得有機證書的驗證戶。文首那一堆非正面表列允用、與未經審議的資材正是他的農藥替代資材。用了那麼多資材,我肯定他應有一些不滿意且待克服的田間障礙,只好找了一堆驗不出農藥殘毒的資材來施用。只要稽核員來時收好,不承認不張揚,反正驗不到沒人知道。 
以下是另一位有機農戶,黏質土壤結構不良,地表滿是青苔,累積了許多“未消化”的有機質,土壤表面5公分即見銹斑層與硫化氫臭味,根系表淺化,颱風來前還要砍下一些葉子,以防植株倒伏。最後疫病與軟腐病全面蔓延。
二夫妻聽信資材商推薦用了一堆標示不明的“無毒資材”,這隻不行換別隻,不行再換,永遠有得換,但芋頭的產量與良率低的嚇人。 
社會上一直存著農藥與化肥的恐慌,所以上述的灰色地帶得以存在。
生產者在實務上,應設法優先考慮不使用農藥、肥料或任何天然無毒資材的方式來解決作物生產問題。任何資材都應該是經過慎重考量後最不得已的干涉措施,施用後也須持續追蹤與檢討。
消費者也需支持這樣的想法,而不是單純期待只以農產品無農藥殘毒檢出來看待食物的安全。
否則,大家就須一直面對農藥與化肥的不理智恐慌。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黃黃小韭菜的進擊



今天來到花蓮,看看格友的韭菜。
之前求助時,他傳來的照片全區是呈現生長不良、持續衰弱、新葉黃化的韭菜田。
當時我很訝異他們遇到如此危及財產收入的大事,居然從未做過土壤肥力分析,我查了一下土壤圖,臆測生長不良應與土壤pH偏高有關。當時要求他們速去送樣分析,我也給了投石問路的葉面肥,以幫助我在報告出爐前立即掌握問題。
今天是他們執行投石問路的葉面肥三次後的三周,特地前來看看改善成效。
真是傷腦筋,土壤還未送樣。我先速測過後確認pH 7.5,他們慣用的敷蓋木屑,我也順道測一下,pH 5.5
產區土壤物理條件不差,但因管理方式所致,持續衰退中。
地面肥料慣用植物渣粕(含蓖麻粕)、肉骨粉、也有葉施微量元素。
投石問路的葉面肥施用後,案主頗為滿意,田區生長狀況確實有顯著改善,但還是未達我滿意標準。
產區每批次採收後會敷蓋未腐熟木屑,並全區施用固殺草、巴拉刈(庫存貨、別問了)、施得圃以控制雜草。
我向他們告知之前黃黃小韭菜的成因與土壤pH偏高、未腐熟木屑的毒害、殺草劑有關,並提供相關改善建議。

旁邊幾株開花的韭菜花與兔仔菜黃色小花也吸引了許多小蟲來訪花,經昆蟲專家蘇立蘇指導,其中有不少害蟲殺手含寄生蜂,再次證明園區雜草不是一無是處,反而有積極提供天敵生物安全島的功能。


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捨去,您會獲得更多




有句智慧語,少即是多;英文翻成Less is more. “多”與“少”,對比顯著的二字,怎可輕易地被畫上等號?
想像失去導航功能的汪洋一孤帆,盲目航行,找到靠岸點的機率會有多大?或許有些迂迴冤枉路反而讓孤帆遠離目標,甚至耗去寶貴資源。

這是一片溫室內的甜椒與番茄園,我說因根系有困境,養分利用率差,全株葉片黃化,中午會午睡。 
而案主說,因缺氮葉片而黃化,而中午午睡是正常的,因為周邊鄰居大家都是如此。

我說,淺淺的槽耕介質系統,內含泥炭與椰纖,無論是水分、pH、溫度、養分緩衝力度差,葉片上很容易呈現養分吸收不良狀況。因為緩衝力度差,更是牽一髮動全身,一味補充養分,不但補不了養分,反而又有更多新的問題。 
文獻紀載:甜椒與番茄果實所佔養分比率會依肥料量的提高而下降,這表示多餘的養分主要留在枝條及葉片。果實中的養分是從開花後主要養分的匯池,但從營養組織轉移到果實的比率低。意思是說,過多的肥料,還來不及讓果實更大更多,卻已可讓枝條與葉片長成叢林。
現場實況可見到,葉黴病失控,噴了什麼藥都沒用,案主只好把罹病葉片一一摘除,但果實捨不得摘,因此成就這種沒幾片葉片卻有很多果實的怪樣。
介質pH已高達7.8,對應施肥紀錄,我不得不懷疑,是不是還會有缺硫的問題?
根系那麼辛苦,與介質環境複雜動盪有關。當然了,案主是整件離奇事件的編劇與導演,後續艱辛的情勢發展與結局,其實都已寫在劇本裡了。
我決定讓他根系停肥,只給清水,只從葉面補正利用率差的養分。但我還是想先聽聽他的意見。 
我問他:您補了肥料有改善您的問題嗎?他說:好像效果不好。
我再問:那再來有何打算? 他說:應該是@#$%肥不適合,沒關係,聽說!$&*#肥很好用,明天再補一些就好。


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

蔥的單純求生本能


 



 
這片砂質地的蔥園曾經藥石罔效,一度被青農夫妻所放棄,還好願意聽我淺見,被救起來了,我一直樂觀期待他們會越來越好。
一周前老闆娘告訴我,依照我的方法,蔥確實活起來了,而且改善很多,但突然又變黃了。
路過鄉親與鄰家老鳥多言多語地指教,內容不外乎:
這是線蟲危害
那是根螨危害
又是X@#$%X&*病在作怪了。
誰教你都不下肥
老闆娘問我說,是不是該下個肥或灌個什麼藥來補救一下?
突然又變黃?目前是這對青農夫妻的觀念與信心建立期,於是天黑前,我丟下手邊會議,撥空轉個彎過去看看。
到了現場,我看到新生蔥芽葉管硬活性頗佳,粉層均勻且厚,但蔥葉轉為淺綠,外圍老葉更淺,確實令人擔心,特別是近期蔥價看好。
我看看雜草依然肥美,且剛剛下肥,唯一異常是表土10公分下溫度還高於攝氏40度。
但近期的高溫又讓根系環境非常艱困,我研判只是單純缺水。
於是,我指導了水份管理技巧,再三確認他們了解後,我才離開。
不負大家所望與期待,加強合理給水後,三天後蔥又活起來了。年輕夫妻又放心了,各位上市場也可安心一些。
雖說砂地土壤通氣排水良好,但其CEC很低、有機質不易化育為土壤組成、若又偏酸管理上會更是艱困。


我暗自悻悻地吐了一口氣,還好有過去,否則鄰家改天又會丟一句:「那些只會念書沒實務經驗的專家都不可靠」。

我再次感受生命的強韌求生本能,只要輔以合理所需,自然會有順利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