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義診 albert7452@gmail.com
關於作物生長過程為一是非黑白的科學事件,所有結果都有導因。錯誤的資訊將誤導改善對策,未對症處理等同於浪費時間與資源。 為了讓更多有心的農友能體認農業操作中,依據科學的重要性,及全營養作物的美味,我們提供免費的線上或田間義診。程序上為先行於網路上討論與診斷,後續始為視狀況田間到診。 我們沒有國家的豐富資源與優渥薪酬,而且資源嚴重匱乏,因此,我們保有是否能實際田間到診的免責權利。田間義務到診也將視我們的行程而排定。
請記得給我們足夠的資訊,諸如品種、土壤或介質、所在鄉鎮、栽種時間、遠近微觀照片、病症、用肥量、用肥方法、肥料種類(N-P2O5-K2O)…等將更有助益於狀況的掌握。太過於簡要的大範圍問題恕不回應,非誠勿進。 我們竭誠歡迎您的光臨與指教。有案例就留到上述e-mail吧。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嘉義民雄兩個女人種的黃金鳳梨



用好吃、好香、安全、農藥殘毒安心、好甜來形容她們家的鳳梨,真的沒啥意義,且顯俗套。

建議大家用不一樣的角度檢視他們家的鳳梨。

您吃過種子飽滿渾圓光滑的鳳梨嗎?我以前未見過,這次在民雄芳滿果園執行土壤與作物營養改良計畫後,這些鳳梨呈現出我也從未見識過特質。

當土壤健康,鳳梨不必捉衿見肘去應付一堆怪事情,鳳梨有充裕的碳水化合物可累積與運用,自然會以最美妙的姿態呈現出驚人特質。種子飽滿渾圓光滑正是其中之一。

所有作物會傾其全力把種子做好,把果肉做到誘人,期待有緣人把子孫帶向有希望的遠方,並以美味果肉回報種子傳遞者。

芳滿家的鳳梨其實不至於甜到讓您吃完猛灌開水、咀嚼吞嚥後會自舌根湧起滿口的回甘並口齒生津、香氣具誘引性(它隨時會提醒您它的位置)

在田間,這些鳳梨植株的葉片粉臘質層厚實,卻也顯現光亮。果皮上棘刺硬挺,但裡面的果肉可是鮮黃誘人。

我們改善期間已見識過不知名的田間野生動物到田間簽到的痕跡,牠們不顧棘刺的存在,滿足卻守分地大啖幾顆上選的果實。
新增說明文字


我常在想,如果全台灣的每一顆鳳梨都長得如同他們家的鳳梨,我們是不是有機會創造鳳梨出口榮景。

看過鳳梨,卻未吃過“嘉義民雄兩個女人種的黃金鳳梨”著實可惜,更枉費您讀過我的推薦文。

喜歡鳳梨的朋友,可參考我的真心推薦。

https://www.facebook.com/Wu877/

 

 
 

 


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硬不硬?關係很大!











總是囉嗦提醒田間土壤物理逆境常是造成作物病蟲害的重要因子,而且常被忽略。

這事,總是狗吠火車。我相信不是大家不聰明,只是我沒有感動大家的說明方法。看看以下二例,看有沒有人會被感動。

這是一片在崙背的蔬菜田,算是濁水溪流域的沖積平原,案主總是不解,同樣管理方式下,田區的某些角落總是長不好,其他地方卻生長良好,長不好的地方也好發蔬菜的露菌病、軟腐病、炭疽病等問題。

我請他以穿刺阻力計去感受生長好與不好之區域土壤的穿刺阻力差異。

果然,立即解決他多年來的困擾。他自己發現,穿刺阻力小者,菜長得很好;穿刺阻力大者,菜長得很差,也是常好發病蟲害的位置。

這些區域的土表面怎麼看都是一樣的,誰會知道底下硬實鬆柔的差異?



同樣的問題,我們到水稻田卻看到完全相反的呈現狀況。

可以明顯地看到這塊傷腦筋的水稻田顏色非常不均勻。這是一塊清水溪旁的沖積地,地質活動讓它相對地勢較高。案主執行友善農法,給的肥料非常少,全區只給了相當於每公頃16公斤的純氮。

有趣的是顏色深淺與底下的土壤密實程度有關。

土壤密實者稻葉顏色較綠,密實程度小的稻葉顏色較淺。顏色淺的部分甚至已經發生胡麻葉枯病。 胡麻葉枯病常是水稻田肥力貧乏的指標。


土壤較密實者,毛細管水吸持能力較好,故較保肥,水稻生長過程可獲得充分肥力,故呈青綠色葉。

土壤密實較差者,意味著沙粒、礫石含量較高,毛細管水吸持能力差,保肥能力差,故稻子無法在生長過程中獲取充足養分,故呈黃綠色葉。

若在慣行過量施肥管理下,綠色那一區可能也容易招惹稻熱病。



總之,發現作物病蟲害時,別忘了往下挖一挖去看看,或許會發掘到一些您從來沒想過的問題。

小鳥教導我們的功課




早上台東的維哥傳來照片,他說母鳥已帶小鳥們離巢了。

語氣帶有擔憂、不捨與喜悅,瞬時,我也感受到從台東射過來的慈母射線。

維哥每天關切著牠們,看著母鳥來回無數次的穿梭,努力餵養那三張吃不飽的小黃嘴。

他曾經不忍母鳥的辛勞,想出手送幫母鳥抓蟲,讓母鳥輕鬆一些。

牠曾經不忍小雛在鳥窩內的擁擠,甚至想出手幫忙擴建或置換新居。

還好,都被及時阻止而中止行動。

除了慈母的光芒,我還希望維哥有所收穫。

我提醒牠持續偷瞄並記錄小鳥的生長,除了要讓他感受天地人共榮存的真實感受,還請他去感受為什麼母鳥要挑那個地方築巢,那邊的荖葉生長如何?那邊的環境感受如何?

相對網室內的其他位置,維哥發現鳥巢附近的荖葉生長狀況相對良好、葉片厚挺亮韌、中午更不會睡午覺、光線充足但又不會悶熱、蟲害很少見、即使人站在那邊也相對舒服。



我當初只是猜想,鳥的體溫相對高,母鳥築巢除了安全與方便外,舒適通風應更是重要選項。

鳥巢附近的環境除了滿足母鳥的選擇,也滿足了荖葉的需求,此區荖葉當然相對生長更是良好。

GLOBAL GAP是目前市場上相對完整的GAP。在All farm base7.0中論及農地的環境與保育,野生動植物保育角度重點在多樣性、動植物福祉與深入了解其間成員往來關係。

個人解讀,維護農地野生動植物的多樣性、動植物福祉與深入了解其間成員往來關係不是一個高調的倡議,因為這些觀點也誠實地證明當初吸引生產者入場的環境特質是否改變,這些農地野生動植物的多樣性可視為環境變化的指標,與其說是保障動植物福祉,其實也是保障農民的福祉。

只是,這樣先進的觀念,台灣有多少農友能了解?

這家綠繡眼母子,教會了我們環境差異對作物收成的影響。

下一步,我們會再多花一些時間去了解鳥窩附近的微氣候、土壤條件與相對生長較差的地方到底有何差異。

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

請原諒我的盤算心機







這是深感不安的一天。

今天不得不回絕了一位孝順女兒的求助,深感遺憾。

女兒發現爸爸一直苦於家中菊花園中的病害,據稱是炭疽病與露菌病,用了很多方法且花了很多錢一直搞不定,女兒不忍,上網向我尋求支援。

我直覺案情不單純,請她傳照片給我。

看了照片我告訴她,這些都不像是炭疽病與露菌病。確實,她也說所有露菌或炭疽的藥都沒效果。

我立即請她挖掘三個月內的工作紀錄。

畢竟她不是管理當事人,她只知道父親一直在施用硝磷基的43號肥料,用量與施用時間卻無法查究了。

我只好問了她幾個視覺觀察標的:菊花枝葉中午會不會睡午覺?開花會不會不整齊?花朵少?顏色不艷?香氣不足?節間忽長忽短?葉片薄、深綠、大卻不亮?雜草茂盛?貯運壽命差?

很遺憾,完全中獎。

 

我告訴她,她的父親有過量施肥的習慣。那是根深蒂固的習慣,依我經驗,我外人角度很難在短時間內改變他。

我告訴她我不是義務工作者,出勤的車馬費與諮詢費也無法向她請領。我請他先費心與父親溝通,確認需要我幫忙時,我再抽空過去,免得屆時我是專程撥出時間、花了油錢去為他們的衝突開場。

過去我扮演二代農返鄉與長輩衝突的引火線角色,當然,其中不乏衝突過後,革命成功,一番新氣象,長輩對二代慢慢建立信心。

當然,也有衝突加劇,立場更殊異。畢竟我提案的方法都太簡單,簡單到老前輩們選擇直接否定。

今天,我不得不算計我的有限時間、體力、資源該用在何處?我對土地有熱情,但我還是要先花費在有福氣與緣分的農友。

農委會想在10年內讓農藥減半,其實一點也不難,追溯問題根源,事實上只要設法先讓肥料補助減少就能釜底抽薪,農藥問題自然改善。

但無論是減肥或減藥均不能影響農民收益,且產量品質也要更好,這在技術決也不是問題,但如何要取得生產者的信心,樂意配合才是一大難題。

請大家繼續想想辦法,給我們土地、食物、健康一個更好的未來吧!

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倒非為是的農食教育認知




以下藍色文字是屏東蓮霧試驗區良食夥伴來信原文內容,值得關切,在此特與大家分享。

以下只做過標點分段整理,以利輕鬆閱讀。



博士你好,今天收到一個不知道算不算好消息,和你報告一下。

有一個北部的餐廳一直有跟我拿蓮霧,之前的蓮霧買主一直都沒有什麼交集,只是訂貨會聊一聊而已。

不過昨天他有來南部還專程跑來拜訪我,說我們試驗的這一批蓮霧怎樣怎樣聊不少。他的客人都反應說,蓮霧的口味和之前的明顯不同,清甜帶有蓮霧味,口感扎實而且多汁,咬下去還會噴汁,不少客人希望他可以幫忙訂購,他跟客人說可惜已經結束,只能等明年了。

聽了之後心中暗暗歡喜,小小的滿足了一下,而且他還說他同一時間叫的2批貨,放在同一個冰庫中,另一家的在一個禮拜後開始軟頭或者腐爛變質,而我們的蓮霧到現在超過2個星期了,這種現象才慢慢出現。

讚不絕口的同時,他也存在懷疑是不是我們有噴什麼藥劑,類似防腐劑之類的,還和我嚴正聲明,請千萬不要這樣做,這樣他怕他的客人有什麼麻煩。

聽了之後,我真想哈哈大笑幾聲。和你分享一下。



這個試驗區也是我們手上減肥案的經典。從新曆年前到今,從開花到採收完,完全未下地面肥。水分管理與葉面對症養分補正是管理重點,案主驚覺過去的肥料用量非常荒唐,而且花了很多冤枉錢,決定好好修正過去的錯誤觀念。



這故事告訴我們以下重點:

一、餐廳老闆頗有營業道德,會溯源到田間查明真相,雖說他或許看不懂真相。

二、試驗區依循B.C.S.,少即是多的系統資源投入原則,讓產品本質更好,更具市場競爭力與更長貯放壽命。

三、作物與土壤健康時,蓮霧的食味特質會讓大家很不習慣,但大家都會很喜歡。(我都慣稱那是古早味。)

四、餐廳老闆對產品又愛又擔心,他也被長久以來的食安輿論給綁束縛了。



捫心自問,若我不是因為在農業生產相關領域打滾已久,我應也會與餐廳老闆有著相同的擔憂。

建議大家想一想,若您是餐廳老闆,您會怎麼做?

我們的食農教育在近來10年內萌芽發展,突然變為大家重視的顯學,但多數論述又都是見樹不見林的狀態。

多數聲音總以為無毒、無農藥、無化肥的栽培才是食農教育的核心重點。

敝人認為食農校育應包含多角度的農事科學,內容應貼近生活,並重新定位農業對我們的意義。大家可以選定一二項食物、找到幾位您可信任的農夫,最好也包含專業慣行農夫,走入他們的園區,了解食物從何而來,正面看待所有生產過程中作為與資材,並充實相關法規。

消費者走入田區,了解農夫所有作為背後的思維、了解農夫的需求。唯有雙方充分溝通,了解真相,農夫才可以不必刻意包裹遮攔那些消費者看了後會感到過敏的事物。

食農校育是要修習一輩子的學分,也應是現代人生活一部分。若我們忽視這問題,大家就等於放棄選擇食物的主導權。

而大家也確實在忙碌間,無意地忽略了這個問題,確實也等於大家放棄了選擇食物的主導權,所以,到頭來我們還是真的無法有效擺脫大家擔心的食安問題。

同一條船的信心









配合試驗的莓農驕傲地送了我一籃草莓。

這盤草莓是原本一整籃的一部分。雖說已經冰了192小時,中間還是有經運輸易位,曾四進四出冰箱冷藏庫,離開冰箱的運輸時間都在三小時以上。

中間為了品味冷藏後的口感變化,並分享給幾位有緣人,籃內果實漸少,果實間的空隙讓果實在搬運期間的滾動造成表皮略有傷痕。

除此之外,味道並未顯著減損,且果蒂萼片略有褐色斑點。

今天,內人的巧手讓這些草莓有了最後的表演舞台,莓果搭配焦香黃薄的法式薄餅,淋上調製煉乳醬汁,犬子滿足地大啖了二盤。

這件事讓我有一感慨。其實,這盤草莓順利成功的背後,不是因為我的技術有多厲害,反而是需要大大仰賴農友的信任。

過去這莓園也一直讓我很傷腦筋,雖說已達水準之上,但一直未達成我要的標準,該修正與調整的我都說了,案主也聲稱都照做了,但就像一隻抓著鉛球的老鷹,怎麼飛都還是怪怪的。

每每在我百思不解時,不忍我陷入苦思,案主總會在話別前補上一句:老師,我老實跟您說……。前前後後,這句話他們已跟我說了四次,每次坦白內容都不一。

原來我許多指令都被打了折扣,我不得不問,您們到底還有什麼還沒老實跟我說的事?

坦白了四次,從此以後,一路順利,因為真的沒有什麼還沒老實跟我說的事了。

之前其實一直他們心有顧忌,不是不願相信我,事實上他們是拿著全家溫飽風險的收入來參與改善計畫。我提出的方法迥異於他們過去的習慣,太簡單,簡單到讓他們睡不著覺、吃不下飯。

我拿掉過多的,補充他家草莓所不足的。

什麼是過多的?當然是土壤、生態、植株、產品所不需要的負擔部分。

這些不合理的負擔讓草莓放不久、讓草莓不好吃、讓農民收入減少、讓產季縮短、讓食安出問題、讓作物早衰、讓農地流失、讓國家農業莓競爭力、讓農村蕭條、讓生態不健康……….。說三年也說不完。

唯一的好處是讓農民能吃得下飯、安心睡得著覺。

農業是高科技產業、但務農本來就存在許多風險,農民應當了解,想藉農產品過活,穩定的農家收入因來自於良好生產觀念、良好產品本質、良好土壤、穩定農地生態、合理產量、節省不必要的開銷等。

過去訴諸政府、天氣、行情、通路的抱怨,對農友收入並無大助益。所以懇請各位生產者反省上述各點中,您還有哪些須加強的才是比較務實聰明的選擇。

期待以後參與試驗農民能對我有同一條船的信心,不要再讓我耗費心力在技術以外的事情。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百思不解的怪事




茄園主人直說:奇怪,從種下去至今未給任何肥料,還長得這麼健康茂盛?為什麼?

即使我努力說明,他還是問我同樣的問題。

茄園主人過去曾因高山番茄而賺錢,也因高山番茄而差點命喪山野。

擔憂以後有錢沒命花,只好返鄉下山耕作。長久以來,他一直還是藥肥勝天的信仰者。每每用藥用肥都讓我心顫,見一次,我就唸一次,唸到朋友都快做不成了。

去年底,案主夫妻倆終於想通了,終於驚覺產品良率質降,藥肥成本偏高,藥肥已不再勝天。

無計可施下,他們交出園區指揮權,努力留存工作紀錄,認真拍照往返溝通。我一個指令,他們一個動作。

農曆年後至今的茄子,除了作畦時每分地30公斤的台肥43號以為基肥外,餘地面完全未施肥,續只針對缺素稍為補充一些葉面肥。

周遭鄰居都不相信,他們自己也不相信。

眼前的結果,即使我努力說明原委,他們還是不解。

結論:農業是高科技產業,準備不夠,千萬不要入場。

 


可愛又療癒身心的水稻田




可愛吧 !
足球場與高爾夫球場因剪草方向留下不同深淺視覺色塊。
在水稻田也會看到,而成因不同。
這區域一期稻之前作常是給肥量很大的果菜作物,例如茄果、瓜果。
這區域是清水溪沖積土壤,土表15公分下即是砂石礫層。表土也是接近砂質地或砏質地偏高的組成。
畦面覆PE布,畦間施肥,局部土壤殘肥量差異很大,即使水稻植前有經過全面耕耘,還是會發生稻欉一高一低。
這現象證明幾件事。
一、前作施肥量真會影響後作。
二、前作殘肥無法藉目前耕耘與淹水均勻化。即使是目前砂砏質地偏高者亦是。
如此局部肥分差異是否會對後續造成影響?尚待追蹤。

為什麼不能有差別待遇?







茄園主人抱怨已久,他都以同樣方法管理,為什麼這一區的茄子隨便就長得很漂亮,為什麼那一區就一直黃化甚至死亡?是線蟲嗎?是萎凋病嗎?是青枯病嗎?我該做的都做了,怎麼還不起色?而且一年比一年嚴重。

今天終於有空來看看,趁機學習學習。

看了所謂長不好的地方,確實葉片持續黃化,生長進度落後,但還未有死株,此外,也未見嚴重病蟲害現象。

測試土壤壓實程度,生長差者反而穿刺阻力很低。

挖起土壤比較,生長較好的地方,土壤中的黏粒相對較多,且無砏質。

生長較差的地方砂、砏質地較多,且無結構。

案主有頻繁耕犁與施用殺草劑的習慣,二者的微生物相良性發展都有困難,砂、砏質地較多者肯定更艱困。這條件也呼應案主“一年比一年嚴重”的聲明。

我提出設法提高土壤有機質、砂砏質地重的區域肥料更要少量多次、少用殺草劑、適當對症葉面施肥。

土壤存在點到點的微域差異,無法藉耕犁或浸水而輕易均勻化(http://blog.xuite.net/albert7452/twblog/578182453  ),因此,各區域間的差別化待遇是有必要的。當然,這些差異還是可藉改善土壤健康而縮小。

 

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挨砍的彭厝樟









0420早上11:10,天空多雲偶有陽光射入地面,雖然氣溫只有28-30℃,但路面因持續吸收熱輻射,有股熱氣直升。

這是一棵生長在林內鄉濁水溪旁的大樟樹,原本應有美好的快樂生活,直到最近應是與電線杆設置基地接近,而面臨重大截肢手術。

我注意到他時,他已被截除到剩下眼前的樣貌,真後悔過去沒有留下他未被截肢前的美麗身影。

我把紅外線攝影鏡頭架上,發現馬路是38℃,發現樹幹與電線杆幾近33℃。

我雖了解他凶多吉少,我也只能安靜地離開。

我姑且稱他林內彭厝樟。

從樹皮看來,彭厝樟其實之前生長順利且保有良好健康條件,他應很不甘怎會突來橫禍,但又無力抗衡。

 

續往相隔3.6公里外竹山公所路旁的那排樟樹,那也是我小時候的回憶之一,現也被人工覆蓋物包圍,雖有高大身軀,但樹皮黯沉,我也為他們擔憂許久,我姑且稱之為竹山公所樟們。

公所樟們即使不是很健康,紅外線測溫也和氣溫相去不遠。小時候,我就是喜歡在樹下狂飆腳踏車,再享受樹下的徐徐涼風。

現在看來,驟來橫禍讓彭厝樟瞬間元氣大傷。相形之下,竹山公所樟們應該會比彭厝樟長壽一些。

修剪樹木不是理髮美容,我們修剪的是樹木的枝幹,是他們的血肉,那算是重大手術。

恣意粗暴的重大手術執行後又把被動手術的苦主丟著吹風淋雨,揭露了執事者的暴行。